<button id="v36m7"><sub id="v36m7"></sub></button>

    1. <th id="v36m7"></th>

            凌家灘遠古文明之火 中華文明源頭的璀璨星光
            源 / 新財網    文 / 新財網    2023年03月31日 09時47分

              筑“城”修“路”的遠古家園,瑰麗驚人的玉器世界……凌家灘遠古文明之火,閃耀成中華文明源頭的璀璨星光,揭示五千年文明起源與早期發展,幫助炎黃子孫找到“何以中國”的時代答案。

              從凌家灘高速道口驅車15分鐘,抵達那片崗地——含山凌家灘。

              作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重要組成部分,入口左側正前方是正在建設的凌家灘遺址博物館。這是目前省內唯一一座建在大遺址上的博物館。帶著探訪中華遠古文明目的而來的游人,不經意中已將這個身處曠野中的建筑工地,與城市中的鋼筋水泥世界區別開來,機器的轟鳴聲隨風飄散并不嘈雜,而他們更樂于討論建成后的博物館,樓面綠化該種花、種樹,還是種水稻?

              這不是一個唐突的提問,卻是一個基于一定考古知識的“腦洞”。凌家灘,這個地處長江下游的大遺址,發現了5000多年前的碳化稻殼。共同的物質資料、相通的審美表達,勾連起了遠古和當今的對話?脊虐l掘成果,正是在不斷地發現產生勾連與共鳴的要素。

              崗地上的“追問”

              ——5000多年前的先祖,如何極致地發揮勇氣與智慧,建造理想家園?

              每個聚落或許都是史前先民悉心選擇、權衡之后認為的理想場所。

              2020年,新一輪的考古發掘開始了。在此后的3年里,這里進行了兩次勘探、四次發掘。還原這個“理想場所”是一個久久為功的大工程,“崗地”這次依然為我們提供了一些答案。

              崗地東南角大型紅燒土遺跡地點、墓葬祭祀區西側地點和外壕北段地點,是此輪發掘重點。通過發掘,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凌家灘遺址考古發掘領隊張小雷和他的團隊,確定了崗地東南角大型紅燒土遺跡的范圍和局部的堆積結構,復原總面積約3400平方米。

              紅燒土,是我們探訪史前遺址需要學習的“行話”。這種用火燒烤過的黏土,是新石器時代建造居室的材料。在本次考古發掘中,紅燒土堆積底部有大型建筑遺跡,已被初步認為其與其西側區域共同組成一處大型高等級公共建筑。在墓葬西側區域發掘地點,發現了人工用石頭鋪筑的與祭祀有關的建筑遺存,同時在其上部發現了一處燎祭坑,里面出土了大量的玉石器和少量陶器。在外壕北段的發掘區域,考古人員發現外壕的底部有大量的凌家灘晚期陶片,這段外壕的南側是凌家灘的崗地,考古人員還驚喜地發現這段崗地也是人工鋪墊而成,堪稱本輪凌家灘考古的重大突破。筑“城”修“路”、生產生活,遠古的“建設者們”,如何極致地發揮勇氣與智慧,建造他們的理想家園?

              考古,不斷在“獲得答案”與“提出問題”中螺旋式推進。

              1998年,在考古隊領隊張敬國的帶領下,凌家灘遺址墓葬發現區域開展了第三次考古發掘。最為重要的成果之一,是發現一處人工建造的祭壇遺跡,也是在這一年,凌家灘考古發掘入選了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這個祭壇,為三層式建筑,最底層為自然黃土累積,往上第二層則鋪墊石塊,最上面的一層則類似于現在的三合土,由石塊、黏土等混合夯成。

              經過多年大范圍的調查、勘探和發掘工作,2013年,凌家灘遺址第二任發掘領隊吳衛紅開始了又一次考古發掘,找到了凌家灘先民的居住區——位于墓葬區以南、裕溪河以北的區域,在這里還發現了大型紅燒土塊遺跡。同時,通過考古發掘,一條起于裕溪河、止于裕溪河呈現為半圓形的大型人工修筑的壕溝遺跡也被揭露。在墓葬區外圍,他們發現了第二條大型壕溝,為墓葬區構筑起一道保護屏障。

              面對30多年來三代考古人的“答卷”,研究者們給予了比較一致的判斷:從壕溝、祭壇等大型建筑看來,凌家灘先民已經掌握了營建大型公共設施的能力,反映出有組織性的社會調度能力,同時進行農耕種植、飼養家畜,豐衣足食。數量、樣式都極為豐富的玉器,則彰顯著凌家灘遠古先民的神巫、圖騰等崇拜,同時體現著社會發展的進程,進入了“以玉為禮”的新的社會形態。

              遠古的“玉器世界”

              ——凌家灘文化和紅山文化、良渚文化是中國史前三大玉文化中心,有沒有互動交流、交融影響?

              在新一輪考古發現中,出土玉石器依然是令人震撼的存在。祭祀坑內共出土陶石玉類文物260余件,出土了中國新石器時代最大的石鉞,玉器以玦、管等小型飾品為主,含有少量新器型,最特別的是一件龍首型玉器,是中國史前考古的新發現。同時,也出土了中國新石器時代體量最大的玉璜。

              凌家灘的玉,聞名當今世界。2022年北京冬奧會與冬殘奧會獎牌設計取其雙連壁元素可以佐證。

              凌家灘的玉,是否也聞名遠古世界?

              在剛剛落幕的“璀璨星光——凌家灘文化展”中,我們看到了那些珍貴文物集體亮相:巨型石鉞,來自故宮博物院,器身中部飾一實心對鉆孔,重達4.25公斤。兔形玉梳背,可愛靈動,為玉冠飾。大玉石豬,利用玉料自然形態雕刻而成,是目前我國考古發現的時代最早、形體最大和最重的豬形玉雕。月牙紋石錛,是凌家灘發現的唯一一件有刻劃符號的石錛。立姿玉人,淺浮雕制成,以直觀真實的形象展現凌家灘人祭祀活動與精神世界之簡貌。玉龍,龍作為中華文明最具象征性的形象符號,是中國歷史文化的信息載體。玉鷹,“鷹—豬—太陽”合體,一定程度上展示出凌家灘文化玉器制作工藝的精良、寫實化的審美心理、崇尚“萬物有靈”的宇宙觀念,以及極具想象力的創造精神……的確,凌家灘遺址出土的1100余件高規格玉器,種類繁多、造型獨特、琢磨精致,玉版、玉人、玉鷹、玉龍等代表性玉器在思想與歷史價值、工藝與藝術造詣上別開生面。

              與此同時,凌家灘與其他史前文化互動交流、相似文化因素的類比研究,也隨著這場展覽成為爆款話題。

              “凌家灘文化和紅山文化、良渚文化并稱為中國史前三大玉文化中心。”這是一句大眾熟知的定論。紅山玦形玉龍、紅山玉鳥、良渚玉冠形飾等20余件精品文物,也在此次展覽中出現。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玉器專家劉國祥等認為,紅山文化與凌家灘文化南北兩大區域之間存在著交流、交往、交融關系。良渚文化的“王”同樣葬在祭壇附近,同樣以豐富的玉器覆身,良渚的很多玉器制作技術,都能在凌家灘找到源頭。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表示,從地理位置、時間跨度、玉器制作等方面都顯示出凌家灘遺址與良渚遺址之間有著密切的文化淵源。此外,在長江流域的一些其他史前遺址,也能找到與凌家灘部分玉石器極為相似的元素……所有這些,都更清晰地指向了中華文明的多樣性、復雜性和一體性。

              玉器見證了中華文明形成和連續發展的光輝歷程,是延續文明血脈的核心物質載體。那些透著某種內在相似性的玉器造型或是制玉行為,可為今天的人們感慨古文明之盛大,也為今人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間。

              共同守護的“故鄉”

              ——凌家灘考古遺址公園已接待觀眾60多萬人次,大家為什么關注凌家灘?

              3月底的凌家灘考古遺址公園,春景正好。1.8公里步道兩旁,既是黃萼裳裳綠葉稠,又有一樹梨花壓海棠。

              一年年冬去春來,這片土地也在拔節生長。2013年12月,凌家灘考古遺址公園入列第二批國家考古遺址立項名單,2022年12月,凌家灘考古遺址公園入選第四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名單。今年2月16日召開的安徽省文物局長會議上,已明確將指導編制申遺文本和規劃,推進凌家灘申報世界文化遺產。

              即便“世界”在你眼前,這里始終是他們最牽掛的家園。

              在當地村民程鴻達看來,守護這個與家門一步之遙的遺址,無需華麗的辭藻來解釋緣由。如今,作為凌家灘考古隊員的程鴻達,每天的工作就是與其他隊員一起奔赴現場參與考古發掘,并進行出土文物的繪圖、修復等工作。他說從小到大,凌家灘的考古發掘故事天天聽,早就可以背下來了。但直到2017年以來,隨著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的不斷完善,他正式參與考古工作,終于完成了從受到啟蒙到全身心投入的蝶變。

              最初的啟蒙來自父親。程鴻達的父親叫程年倉,1985年凌家灘遺址被發現時,他目睹了考古發掘的震撼場面,見證了精美玉器的出土過程,分享過發現凌家灘大遺址的喜悅。程年倉就此與之結下不解之緣,三十五載櫛風沐雨、日夜守護,擔當起凌家灘大遺址義務看護員的重任,F在,盡管年事漸高,他依然每天都會來到路口邊那片核心區域,拔草除垢,靜靜守護,看著越來越多的游人尋訪遺址,也看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到家鄉干事創業。

              含山縣凌家灘遺址管理處副主任戴勝生說,凌家灘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夯實考古研究基礎地位,加速推進文保項目,一方面激活文物時代價值,另一方面不斷探索遺產共保共享,形成了大遺址保護與文旅融合、文化傳播以及城鄉發展共生共贏的新模式。因為有了這樣一群家鄉人的悉心呵護,凌家灘大遺址也始終能以祥和、寧靜、整潔的面貌迎接八方游客。

              2022年,凌家灘考古遺址公園被評為全省“十大新晉網紅打卡地”。在抖音、知乎、小紅書等網絡社交平臺上,關于凌家灘的打卡筆記和旅游攻略不計其數。自2017年4月研學旅行基地對外開放以來,考古遺址公園已接待觀眾60多萬人次,其中中小學生及高等院校大學生約28萬人次,這里儼然已成為大中小學生了解中華悠久文明的第二課堂。

              為什么關注凌家灘?在省委黨校理論研究所文化學副教授陸維玲看來,當初是那個“很傲嬌的玉鷹”成功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后來,她作為講解員志愿者,參與了“璀璨星光——凌家灘文化展”的講解,更多地了解到來自普通觀眾的理解。

              “凌家灘是什么時間段的?凌家灘玉版上符號代表著什么?玉龜玉鷹玉龍玉人代表什么文化?凌家灘的內外壕溝附近有城墻嗎?凌家灘未來會不會發現文字?……”

              陸維玲悉心收集了普通觀眾對于凌家灘的疑問。她認為,其中不乏獵奇的話題,但更多的是將凌家灘文化的闡釋,化為自我對于中華文明史的思考、對于文化共同體的自信、對于民族精神的自豪。我們已然知曉,文明之星光,訴說著何以中國、何以故鄉,這或許才是最重要的。

            網友討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個字符
            熱門評論

            建議及投訴熱線010-85869906

            廣告刊登熱線010-85862238

            • 關注官方微信

            • 關注官方微信

            中國人民銀行 | 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 | 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 | 中國證券業監督管理委員會 | 路透社 | 華爾街日報 | FT中文網 | 中國互聯網金融企業家俱樂部(ECIF) | 工業和信息化部域名信息備案管理系統
            Copyright © 2008-2030 北京大白熊網絡信息有限公司 京ICP備16038172號-1 all rights reserved本網站所刊部分稿件為網絡轉載,若有侵權請您及時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本網站對所轉載內容不承擔任何的責任,請網民對相關內容的真實性自行判斷。
            賬號登錄
            記住密碼
            賬號注冊
            賬號注冊

            *昵       稱

            *輸入密碼

            *確認密碼

            *姓       名

            *電子郵箱

            *國家地區

            *省       份

            *出生年份

            *性       別  男          女

            *從事職業

            *從事行業

            請您留下正確的聯絡方式,以便我們能夠及時與您取得聯系

            *手機號碼

            填寫您要訂閱的郵件
            •   我愿意接受有關新財網的新功能或活動的信息
            •   我愿意接受有關其他網站和產品的新功能或活動的信息
            •   我愿意接受第三方服務供應商的特別優惠的信息